蜿蜒盘旋

无题(裘医)

随便写一点,贼素
纯粹一时兴起,求轻喷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进入庄园的第一天,艾米丽就注意到那个红色的身影。癫狂的笑声,僵硬的笑脸,毫不留情的追捕和屠杀,小丑所做的一切都配得上最强监管者的称号。的确,他很可怕,可怕到当你瞟到满地的火箭碎片就开始瑟瑟发抖,可怕到当你心跳响起时你的命运就几乎已成定数,可怕到连投降都变成一种可笑的奢望。但以艾米丽医生的直觉,她总觉得小丑那张永恒不变的笑脸下隐藏了其他什么东西
        新一轮游戏又开始了,艾米丽环顾四周,满地垃圾。索性没有倒霉到开局心跳,她想,并开始噼里啪啦地解密码机。
        随着当当的钟声,冒险家从满血直接变成倒地状态。该死,是恐惧震慑。“我需要帮助,快来”冷不丁一条信息,吓得艾米丽险些炸了机。她看看其他人的动向,空军去救人了,幸运儿在翻箱子。
      “咚咚咚”冒险家被救下,又被打倒,钟声即刻又响起,空军成了半血。
        她看看上方五台密码机未破译的标识,轻轻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这局,怕是凶多吉少。
        还好,空军幸免于难,捂着受伤的手臂向她跑来“艾米丽!帮帮我!”她翻出急救箱里的绷带帮对方包扎。“玛尔塔,接下来...”她们的对话被突如其来的心跳打断。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玩偶们别跑哇,我可还没玩够~”
      “你快去废墟那里,我引开他。”空军挥挥手上的枪,向红光奔去。而她能做的,只不过是点点头然后仓皇逃走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当还剩两台密码机时,空军倒地。
“别救我!”看来小丑在她附近。
       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幸运儿应该在四合院修机。把这台修完去救她吧。
      “快走!”玛尔塔说。
         什么,没人去救她呀——等等!
        艾米丽看见了一道妖艳的红光出现在她身边,偏偏这时她漏了一个qte,电流从指尖窜入,瞬间酥麻感传遍全身,随着笑声响起,她被打倒在地。居然被恐惧震慑了,她看小丑的眼神中有畏惧,但更多的是不甘。奇怪的是,小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转身去追幸运儿了。当她自愈时,空军已经上天,幸运儿刚刚被绑上气球。
        她忍着痛楚潜行到幸运儿身边突然冲出去。骗刀,救人,抗刀,一气呵成。“别翻板,等等我!”她向幸运儿叫道,却险些被重重的板子砸中,火箭冲刺,倒地。她闭上眼睛等待自己被绑上气球,但脚步声却越来越远,心跳声也越来越轻。当她再见到小丑时却是他拎着幸运儿过来了,不至于因为骗了一刀要把她放血死吧,艾米丽疑惑地眨了眨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或许是她想多了,小丑过来将她吊上气球,她侧过头,试图透过人皮面具看一看这个小疯子真正的样子。看来,游戏马上就要结束了
        突然她被重重摔在地上,触摸到金属冰冷的表面,是地窖?!她艰难地抬起头,对上小丑饶有兴致的双眼。
        小丑先生,您这是...
        裘克
        什么?
        叫我裘克。
        嗯...裘..克先生,您为什么要放了我呢?
        幸运儿升天的惨叫使她听不清裘克的话,只有最后三个字
        快走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那天在游戏中的遭遇更坚定了她的想法,裘克先生不是一个纯粹的坏人,抑或是疯子——就像庄园里的其他人,他的经历是一个谜,明白一切的来龙去脉,或许就是让他敞开心扉的关键, 艾米丽不知道原因,但她想治愈他。
        从那天起,艾米丽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裘克。开始时一切不太顺利,她试图在遇到裘克时向他打招呼
        早上好,裘克先生ノ☀
        ........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中午好,裘克先生ノ☀
        .........
        晚上好,裘克先生ノ☀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......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面对她的招呼,裘克显得有些意外和僵硬,只冲她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便径直离开,这让艾米丽失落了一阵子。
       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,一切的转折点还是发生在游戏上。
        地图 湖景村
        让人又惊又喜的是,这局的监管者是裘克。借着湖景村最大的占地面积,艾米丽和队友们有惊无险地修完了三台机,接下来艾米丽可就有些头疼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将裘克从海伦娜身边引走,不知不觉到了船上,裘克步步逼近,而想要绕路下船必定会被打倒,眼中闪过一丝决断在裘克开始向前突刺的一瞬间,艾米丽翻身向海面跳去。
        不论如何,也能拖延一会儿吧
        这局一定要赢啊
        不能像上次那样让裘克先生小瞧了她(并没有)
        艾米丽感觉到冰冷的海水拍在自己身上,只能勉强紧抓船身一点点向前挪动。
        又一个浪头甩过来,就在艾米丽失去平衡的一刻,她感觉自己被一个坚硬的物体挡住,随即被推到了什么粗糙的东西前面。艾米丽怯怯地抬起头,啊,是裘克先生。
      “不好意思,一只手要拿火箭。”裘克耸耸肩。
        艾米丽感觉自己脸红了,心脏不知是裘克先生是监管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跳得飞快。
        谢谢你....裘克先生
        叫我裘克就好了嘛,和那个老流氓一样矫情——这次我可不会放你了,我这已经抓一放三了
        嗯好的,还是谢谢你...裘克